报社报事人之死与沙特公共关系,要求沙特交出

作者: 服务中心  发布:2019-09-22

《纽约时报》报道指,土耳其视沙特王储为潜在威胁,正好可借卡舒吉事件打击萨勒曼,令他在沙特失势,并借机缓和与美国的关系,缓解经济困境。但法新社报道认为,尽管存在地区领导权之争,但沙特作为潜在可为土耳其提供经济支持的地区富国,同样得到土耳其的重视。因此,土耳其在处理此案时,在美国与沙特之间同样小心翼翼。

埃尔多安确认媒体关于沙特嫌疑人使用“替身”的媒体报道:一名沙特官员穿上卡舒吉的衣服、走出领馆,制造后者当天离开领馆的假象。

10月8日,正在访问匈牙利的埃尔多安面对媒体表示,确认卡舒吉在土耳其境内的境况是土方“政治和人道主义责任”。而土耳其官方媒体阿纳多卢通讯社8日则报道,土方已于7日召见沙特驻土大使,要求对方配合调查。

埃尔多安告诉正义与发展党的议员们,土方掌握充分证据,表明谋杀行动的策划始于卡舒吉9月28日赴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申请办理与结婚相关手续。领馆人员当时要求他2日返回,领取所需材料。

对于两种截然不同的死因的出现,一名要求匿名的沙特官员21日试图向路透社“还原”卡舒吉被“锁喉致死”这一事件的经过。该名官员称,沙特政府之所以派包括情报官员和安全部队人员在内组成的一团队前往伊斯坦布尔,本是希望劝说卡舒吉回国,以避免像他那样的人被敌对方“招募”。但是由于在领事馆内双方发生了冲突,事态朝着不可控的方向推进:在被特工马希尔⋅马特伯以下药和绑架威胁卡舒吉后,卡舒吉提高了声量;为了阻止卡舒吉不断提高的声量,他们掐卡舒吉的脖子、捂他的嘴……这最终导致了其死亡。

埃尔多安则在电话中向卡舒吉的家人保证,土方将“查明真相”。

但令人生疑的是,在那名要求匿名的沙特官员称自己的消息是来自于沙特政府内部的调查报告后,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阿⋅朱拜尔却对此一无所知。朱拜尔在21日告诉福克斯新闻称,利雅得不清楚卡舒吉如何被杀,也不清楚其遗体在何处。朱拜尔表示卡舒吉被“谋杀”身亡是“流氓行径”,还强调王储并不知情,并指出王储称该事件为“巨大的错误”。

沙特检察机关20日公告:卡舒吉进入沙特领事馆后与人“斗殴”,因对方施暴过度而死。

在17日飞往安卡拉的飞机上,蓬佩奥也强调沙特国王和王储“坚决否认对卡舒吉在沙特领馆内的遭遇知情”。但此时,沙特王室话语的重点已经放在了“不知情”,而非卡舒吉“未死亡”上。

声明说,沙特政府确认卡舒吉遇害是“迈向充分透明和追究责任的第一步”;沙特方面迄今所作解释“解答不了许多疑问”。

除了口头解释,沙特实际上也在做许多工作,但这些工作由于被普遍视为转嫁矛盾,而未获得外界的认可。

埃尔多安说,“掩盖这样一起野蛮谋杀会刺痛人类良知”。他呼吁,沙特拘留的18名嫌疑人应移送伊斯坦布尔司法机关,接受土方审理。他说,与这起谋杀有“哪怕极其微弱关联”的人员都应接受调查。

而就在10月17日,关于土耳其方面已掌握证据,表明卡舒吉在被注射不明药物后,于7分钟内遭肢解的消息经土耳其媒体披露后,几乎是在瞬间点燃了全世界媒体与大众的情绪。

埃尔多安23日没有提及土耳其媒体先前报道所述处理卡舒吉尸体的“细节”以及土方掌握“谋杀现场录音”的说法,只说仍有几个疑问待解,如“这些人从谁哪里得到指令?……我们在寻找答案”。

10月22日,在沙特记者卡舒吉死亡20天后,其原本打算与他共结连理的女友,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虽然他们带走了你,但是你的笑容将会永留在我的灵魂中。

埃尔多安的“预谋”推断与沙特官方调查初步结论相悖。

法媒分析称,沙特王室或许正在考虑将卡舒吉的儿子萨拉赫作为掩盖自己罪行的一个工具,以撇清自己和卡舒吉之死的关系。而这也是卡舒吉一事之后,沙特王室不断希望达到的目的。

卡舒吉当天下午在领馆“消失”,这伙人当天晚些时候返回沙特。

不过沙特人的强硬并没能持续太久。10月15日晚,土耳其调查人员终于获准进入领馆展开调查,历时9个小时。10月16日,埃尔多安在面对媒体时主动披露了调查结果,称调查人员正在领事馆内查找一些特定物质,并暗示领馆内有被重新“粉刷”过的痕迹。

七国集团包含7个工业发达国家,即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

10月11日晚,土耳其总统发布消息称,应沙特阿拉伯方面要求,土耳其和沙特将成立联合调查组,就卡舒吉“失踪”事件展开调查。

土方发现,包括情报、安全人员和法医学专家在内的15名沙特人从沙特首都利雅得出发,10月1日抵达伊斯坦布尔附近两处地点“踩点”,2日先于卡舒吉进入沙特领事馆,拆除视频监控系统的存储硬盘。领馆人员当天“放假”。

但是,在此次事件中多次爆料的亲土耳其政府媒体《新曙光报》22日再次爆出猛料,称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在卡舒吉被谋杀之前一刻曾与之通话。土媒报道称,王储与卡舒吉通电话要求其返回沙特,但遭到拒绝,而卡舒吉在通话结束后便被杀害。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当天在首都安卡拉一次执政党会议上披露土方掌握的卡舒吉案细节。他说,正在继续搜寻一些“关键疑问”的答案,包括“谁下了命令”。

诸多的疑点导致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开始改口称“直至找到答案,否则我不会满意”,显示出比之前强硬的态度。此前,在得知卡舒吉是因“斗殴”致头部受伤而死的说法后,特朗普曾一度认定沙特官方所作的解释“可信”。

法国巴黎政治学院教授贾娜⋅贾布尔告诉法新社,她认为埃尔多安23日针对沙特的措辞“非常温和”,猜测土沙两国政府经幕后谈判,“达成某种交易”。

此外,邹志强认为,该事件对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以及中东地区的国际格局影响有限。“美沙在国家安全和地区战略上的共同利益和互有需求的盟友关系不可能改变,沙特等海湾国家也还是会留在美国阵营里,土耳其也希望借此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中东地区现有的在利益基础上形成的阵营分野与对抗不会出现大的变化。”他预测道。

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和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23日在首都利雅得的王宫接见卡舒吉家属,表示哀悼。

而就在同一天,法国《费加罗报》发表了一篇爆炸性报道,称由于卡舒吉遇害之后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面临着强大的国际压力和审查,沙特王室正在积极考虑废除现王储一事。

土耳其方面23日说,警方当天搜查沙特领馆车库和暗杀行动小组事先“踩点”场所,没有发现卡舒吉遗体的踪迹。

10月2日,卡舒吉在进入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大使馆办理结婚文件后就失踪了,其后其未婚妻向警察报案。而沙特王储萨勒曼5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称,沙特外交部正在调查,他个人理解是卡舒吉“进了使馆后出来了”。

卡舒吉59岁。他的家族曾与沙特王室关系亲密,他本人大约1年前移居美国,为《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撰稿,抨击沙特政府内外政策。

不过,沙特方面始终没有提供卡舒吉离开的证据。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围绕此事的表态,则显示出土耳其政府对此事有着极大地兴趣。

英国首相府一名发言人23日说,埃尔多安所列疑问“只有沙特人能解答”。

这名消息人士说,行动小组本不想杀害卡舒吉,为了掩盖失手致卡舒吉的死亡,行动小组用一条毯子裹住遗体,放进一台领事馆车辆内,并把它交给了一名“当地合作伙伴”。同时,为了制造卡舒吉尚未死亡的假象,其中一特工穿上了卡舒吉的衣服,戴上死者的眼镜和“苹果”牌手表,伪装成卡舒吉走出领馆的假象。行动小组随后撰写虚假报告,向上级汇报,称得知土耳其当局可能介入,因而放了卡舒吉。

土耳其方面23日声称掌握证据,足以表明沙特阿拉伯籍记者贾迈勒⋅卡舒吉遭“有预谋”杀害,因而要求沙特方面向作为事发地的土耳其移交凶手。

在换储传言蔓延了四天之后,10月22日,针对此事,沙特皇室采取了令人惊讶却并不意外的新举动。路透社报道称,沙特国王萨勒曼和王储穆罕默⋅萨勒曼通过电话向遇害的沙特记者卡舒吉的所有家人表示了慰问。其中,卡舒吉的儿子萨拉赫感谢了王储和国王的慰问。

欧洲联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与七国集团外交部长当天发表联合声明,“以最强烈措辞”谴责杀害卡舒吉,敦促沙特采取措施,“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附在这样一句简短却悲伤的语句下的,是卡舒吉在接受采访时被一只猫蹭上身时,爽朗地哈哈大笑的样子。

针对沙特政府“改口”,即从最初声称卡舒吉离开领馆到承认这名记者死亡,埃尔多安质疑:“怎么有这么多前后不一致的陈述?”

这一解释显然不同于沙特政府此前声称的卡舒吉是因为“斗殴”致头部被打而死的说法。当被路透社记者问及,沙特当局提供的“版本”为什么会多次变化时,那名消息人士回答,先前版本是“以当时错误的情况反馈为依据”。他强调,调查还在继续。

但是,这种态度除了得到特朗普的肯定外,美国在西欧的盟国、美国国内的政商精英,并不买沙特的帐。被王储视为最大政绩之一的第二届“未来投资倡议”国际会议,已遭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谷歌、摩根大通、福特、维珍、黑石、《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金融时报》、CNBC等高层的集体缺席。

虽然到目前为止,该报道的准确性尚无法验证,但这对一直试图与此案撇清关系的沙特王室来说,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1日表示,他将会在23日的正发党国会议员会议上揭露“赤裸裸的真相”。对此,沙特方面尚无最新回应。

利雅得当地时间10月20日,在国际媒体连续多日曝光卡舒吉被活体肢解而死的细节,以及土方多次表示已掌握相关证据后,此前一直否认称卡舒吉已经死亡的沙特官方有了新的动作。沙特检察机关当天发布公告,援引初步调查结果称确认卡舒吉死亡,死因是“斗殴”。但是,仅仅在一个小时后,一名沙特官员改口,说卡舒吉的死因是遭人“锁喉”。同时,沙特官方表示,18名涉案嫌疑人随后遭到了沙特当局的逮捕。

19日,沙特官方媒体首次报道称,初步调查显示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身亡。报道称,18名涉嫌该案的沙特公民已被逮捕。但紧接着,围绕具体死因,沙特官方、外交大臣、匿名官员再次屡屡改口,避实就虚,尽管解释可信度屡遭质疑,但沙特始终未告知卡舒吉遗体的所在,仅着重强调“王储与此无关”。

在案发20天后,随着土耳其亲政府媒体以“挤牙膏”的方式不断爆料,以及美欧主流媒体的持续关注,沙特政府及其支持者正承受着来自国际政商各界越来越强的压力。

邹志强表示,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的改革本身就面临巨大困难而令人悲观,但其之前通过发布改革愿景、开展国际公关等措施营造了一个积极改革和温和开明的形象。但卡舒吉一案的发生,使王储在未来更加需要谨慎地处理维护权力地位和推进改革之间的微妙关系,这总体上不利于沙特国内改革的推进。

10月6日,土耳其调查人员对外表示,卡舒吉已经在沙特领事馆内遇害,且“这场谋杀是有预谋的,尸体之后被偷运出了领馆。”但直到土耳其没有给出具体的证据之前,沙特政府始终予以坚决的否认。10月7日,沙特政府坚决否认谋杀指控,并谴责土政府的说法其“毫无根据”。

10月8日,土耳其方面称开始全面调查监控及出入境记录。10日,土耳其警方宣布通过调查,注意到有15名沙特人在哈苏吉失踪当天进入领事馆,并怀疑他们是沙特政府派来缉捕甚至暗杀哈苏吉的“特别小组”。

21日,英国、法国和德国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联合声明,对卡舒吉的死亡表示震惊,并要求全面调查:“什么都不能为这场谋杀辩解,对此,我们以最强烈的态度遣责。” 此外,德国已经表示将暂停对沙特军售,加拿大也有类似意向。

在国际舆论的步步紧逼下,沙特官方不得不多次出面表态,且一再给出前后矛盾的说法:从声称卡舒吉已经从领事馆走出,到否认杀害卡舒吉,再到承认卡舒吉意外死亡,却又对死亡原因一改再改——由于每次的说辞都会被来自土耳其的爆料不断“打脸”,因此一连串的被动应对已让沙特的国际信誉持续缩水。

“萨勒曼国王也不希望自己的政治安排因此而被打乱,以降低沙特政局出现重大动荡的风险。”邹志强分析道,但此事显然对其改革形象造成了重大打击,增大了推进改革的阻力。

回顾卡舒吉被杀一事以来,沙特官方的一系列举动都是试图撇清其政府与卡舒吉之死的关系,但是在这一系列逃避的过程中,沙特在面对来自土耳其方面逐渐披露的证据前,却显得越发被动。

“外界普遍认为沙特政府在该事件上的表现糟糕,很显然沙特政府并没有预料到此事会引起如此的轩然大波,因此缺乏有效的应对预案。”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表示 “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和事态的发展使沙特不得不改变态度,以使王室尽力撇清关系。但却又前后矛盾,表现十分被动。”

10月18日,特朗普在登上“空军一号”前面对媒体首次承认,卡舒吉极有可能已经遇害。19日,土耳其警方开始搜寻伊斯坦布尔郊外的一片森林,以及马尔马拉海海滨的一座城市,以寻找卡舒吉的遗体。

一石激起千层浪。沙特终于开始松口。

就在两位沙特王室成员在会见蓬佩奥声称对卡舒吉事件“一无所知”之时,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总领事奥泰比离开了土耳其。而他,正是土耳其媒体爆料中,知晓卡舒吉被杀一事的涉事者。两天之后,18日,沙特“15人行动小队”的成员之一、前沙特皇家空军的中尉博斯塔尼,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一场“可疑车祸”中丧生。

几乎在土耳其获准入馆调查的同时,特朗普与沙特国王通电话,称相信后者不知情,但也“务实”地派遣国务卿蓬佩奥16日飞抵利雅得,与沙特国王和穆罕默德王储会面。而就在当天,美国意外地收到了沙特为“犒劳”美国在叙利亚战场上稳定局势打过来的1亿美元,而此前这笔早已经许诺的钱一直迟迟未到位。

面对这些信息,特朗普10月13日一改包庇沙特的姿态,转而强硬表态,称如果卡舒吉在沙特领事馆内被杀属实,将“严惩沙特”。而10月14日,沙特官方旋即放话,如果沙特因记者卡舒吉失踪案遭到制裁,将以更严厉的举措进行报复,并暗示可能动用石油“武器”。

尽管特朗普20日表示,沙特方面的解释虽存在“骗局”和“谎言”,但他认为沙特的说法可信,希望王储在这场谋杀事件中没有责任。特朗普强调,停止对沙特的军售将“伤害我们多于伤害他们”,并指派财长姆努钦前往沙特参会。

但路透社也报道称,最新的解释版本依然有漏洞,包括行动小组如果本意是劝说当事人回国,似乎没有必要让法医学专家和安全部队成员加入。

本文由大奖游戏官方登录发布于 服务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报社报事人之死与沙特公共关系,要求沙特交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