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棕榈农协会向政府建议上调棕油价格至900美

作者: 国际军情  发布:2019-09-23

印尼植物油工业协会(GIMNI)评估,印尼政府计划对油棕下游产品,如生物柴油(Biodiesel)、精制,脱色和脱臭的精炼棕榈仁油(RBD PKO),以及品牌包装的精制软质液油(RBD Olein)必须支付棕榈原油(CPO)基金,被评将削弱国内工业成长。  印尼植物油工业协会执行经理沙哈特·西纳卡(Sahat Sinaga)在雅加达说,上述计划将使印尼油棕衍生物失去与外国竞争力,如马来西亚。此外,预期今年油棕出口将下降。  他解释说,有关棕榈油基金的数字,RBD PKO、精炼棕榈仁硬脂(RBD Palm Kernel Stearin/PKS),以及品牌包装RBD Olein产品每吨必须支付20美元,而粗脂肪酸产品(Splitt Fatty Acid)每吨必须支付30美元。  “向油棕产品征收棕榈原油基金,有可能压低今年总体的油棕的出口额,”他说。  他认为,原先该协会支持征收棕榈原油基金的政策,即是向棕榈原油每吨仅征收50美元的出口税,而向油脂每吨征收30美元的出口税。  但因为现在所有的油棕产品必须支付棕榈原油基金,印尼生物油工业协会表示不同意,因为将压低油棕出口的竞争力。  来自贸易部、农业部、工业部、关税总局、财政政策机构代表在今年6月10日举行的关税小组联合会议时提出向油棕下游产品征收出口税的计划。  “我们本来希望关税小组先与协会商量,但发生的事情是他们轻易地决定要征收棕榈油基金,”沙哈特这么说。  另一场合,印尼生物柴油生产商协会(Aprobi)常务主席保罗·渣克拉宛(Paulus Tjakrawan)表示,对关税小组决定把每吨生物柴油出口须支付CPO基金200美元感到惊奇,因为此前生物柴油并不属于CPO基金和出口税的对象。  他认为,向生物柴油出口征税的政策将使国内生物柴油行业恶化,因为自2月份至6月份国内对补贴生物柴油的吸收量为零。  另一方面,生物柴油出口也面对贸易壁垒,比如来自欧洲的倾销指控。  “倾销指控导致印尼商品难以进入欧洲市场。虽然对印尼的倾销指控未经证实,但欧洲征收数额不相同的倾销税。由于印尼商品被课以生物柴油出口税,全球生物柴油市场由邻国(马来西亚)控制,而印尼在国际市场仅是旁观者,”保罗这么说。  沙哈特·西纳卡进一步表示,支付CPO基金的义务导致2012年投资油棕下游业总额27亿美元白白浪费了,因为印尼的油棕衍生产品难与 竞争国(马来西亚)竞争。  他续说,政府理应颁布为鼓励和加速出口量增长的条例,更何况贸易部定下指标,印尼在今后5年内的出口会增长300%。  “若真正课以出口税,今年的油棕出口将下降35%,”沙哈特这么说。

印尼棕榈农协会(Apkasindo)建议,政府必须上调棕榈原油(CPO)上限价格作为基价,成为每吨最低900美元。  印尼棕榈农协会总主席阿尼查(Anizar Simanjuntak)在棉兰对记者表示:“目的是为了企业家不要太容易被课以双重税收,即是出口税和棕榈油的扶持资金(supporting fund),致使使农民蒙受损失。”  他认为,把棕榈油作为基价的上限,从每吨750美元上调到每吨最低900美元的推荐书将移交给财政部长处理。  他解释说,出口商自然地将把油棕企业家的许多负担加在农民上。  上述情况将致使农民销售新鲜果串(TBS)的价格越来越受压。  其实,目前农民销售新鲜果串的价格每公斤大约达到1000卢比,已经使大部分农民很难以革新他们老旧的植物。  “印尼棕榈农协会很希望,上述棕榈油的扶持资金能使油棕农民活跃,因为按照计划,政府将把该资金用于满足农民的利益,”他说道。  阿尼查阐明,政府和种植园种植园基金管理机构要采取的一些重要步骤即是给重载或更新油棕计划提供基金。  其次是提高作物品质和种植园生产能力、土地认证,以及作为售价决定因素和强制性条件的印尼可持续油棕(ISPO)证书。  他说:“印尼油棕农协会准备提供关于民营种植园的信息,以便种植园种植园基金管理机构的计划有效实施。”  印尼棕榈原油委员会(DMSI)主席德伦·巴温(Derom Bangun)希望,政府取消向每吨毛棕榈油(CPO)重复课以出口税和支援基金的计划。  “正像我所说,出口税和支援基金双重课税将削弱国内油棕业的竞争力,”他说道。  政府在征出口税的同时也征收支援基金,导致生产成本膨胀,毛棕榈油及其衍生物的出口价跃升,难以与其他生产国的产品竞争。  更何况,经济共同体将在年底开始实施,以及最近毛棕榈油及其衍生物的价格低迷。

本文由大奖游戏官方登录发布于国际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印尼棕榈农协会向政府建议上调棕油价格至900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