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满世界视线看煤炭机遇,南美洲将要煤炭花费

作者: 新闻中心  发布:2019-11-14

在煤炭用量的增长之外,中国和印度都大幅度提高了电力的使用量,并减少了使用传统生物能做饭的人数。中国在这一方面取得了巨大成绩,在1990年起便有5亿的农村人口有电可用。在印度,农村和城市使用电力的人数比例为67%和94%,比3年前的56%和93%有所增加。许多亚洲国家的电力使用比例在过去10年中由很小的比重发展到几乎全都使用。电力使用比例的增加对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这意味着食物可以储存在冰箱里,儿童可以完成家庭作业,小型企业可以正常运营。而不可否认的是,生产这些电力的燃料正是煤炭。

煤炭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地位,各国政府的意图与实际情况似乎有相悖之处。 在美国,除了天然气大量挤占煤炭市场外,政府推出的碳排放新规给美国煤炭市场带来了致命打击,此举甚至被解读为在向美国煤炭业宣战。 在中国,对煤炭过分倚重的能源结构短期内无法逆转,但因环境因素,各地出台了越来越严格的限煤政策,让煤炭的消费前景蒙上些许阴影。 在欧洲,倾向于低碳经济的长远规划,意味着欧盟致力于将煤炭清除出能源结构。 但是,在这样的诟病和似乎强烈的排斥中,全球煤炭消费量悄然迅猛增长。 尽管煤炭不像其他能源那样备受关注,但截至2010年,煤炭近10年的需求增量几乎等同于天然气、石油、可再生能源以及核能需求增量的总和。即使按照百分比计算,煤炭10年来的消费量增速也超过了可再生能源,原因是得到了政府广泛的支持。国际能源署首席经济学家法提赫比罗尔在其给2013峰会暨煤炭技术与装备发展论坛提交的论文中写道。 全球煤炭消费总量由2002年的24.1亿吨油当量增加到2012年的38.5亿吨油当量,其中亚太地区由11.9亿吨油当量增加到26.9亿吨油当量,增长126%。10年间,煤炭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增加了4.7个百分点,其中亚太地区增加了9.2个百分点。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在2013国际煤炭峰会暨煤炭技术与装备发展论坛上说。 今年7月发布的2013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煤炭仍然是增长最快的化石燃料,煤炭2012年占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达到197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9.9%。 多项研究表明,煤炭即将超越石油,成为世界上消费量最大的能源。《经济学人》杂志认为,这种超越会发生在2017年;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认为是2020年;世界能源理事会认为是2020年左右;国际能源署2011年时认为,在各项政策不变的情况下,应该发生在2035年,而今年该组织又改口说会发生在10年内。 尽管近年来不乏高调限煤的口号,但是低调用煤的实际行为更多。煤炭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究竟是进是退,并非简单且想当然的一种趋势。 经济气候利弊权衡 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煤炭都是最经济的能源,但又是最脏的燃料,中美双方都要致力于煤的清洁燃烧。在2013国际煤炭峰会暨煤炭技术与装备发展论坛上,美国驻华大使馆参赞蔡瑞德对煤炭如此评价。 诚如蔡瑞德所言,煤炭是一种让人爱恨交织的能源。对它的偏爱是因其在能源中无与伦比的经济性和普遍性。 世界采矿大会国际组委会主席杜宾斯基在上述大会上发言称:煤炭对欧洲和世界都是重要的。煤炭贡献了全球41%的发电量。全球超过一半的能源储量以煤炭的形式存在,全球几乎每个国家都有,煤炭也是最廉价的能源,有100个国家进行煤炭商业开发利用。 法提赫比罗尔在给大会提交的论文中,大为赞美因大量使用煤炭给生活带来的改善。他写道:许多亚洲国家电力的使用在过去10年中由很少到几乎全部使用。电力使用比率的提高对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这意味着食物可以存储在冰箱里,儿童可以晚上完成家庭作业,小型企业可以正常运营。不可否认的是,生产这些电力的燃料正是煤炭。 而对煤炭的憎恶,原因也很明确,人们所谓的脏,其实可以通过洁净煤技术得到部分解决,但其碳排放系数高,却是与生俱来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金涌在中国煤炭清洁高效转化发展高峰论坛上,用专业知识解释了煤为什么是高碳能源。煤的主要成分是碳,碳的分子式是C,组成石油的化学元素主要是C和H,天然气的主要成分是甲烷。仅从分子式上可见,取同等质量的这三种能源燃烧,煤生成的二氧化碳最多。 据专家介绍,煤炭的碳排放系数约为2.66,石油为2.02,天然气为1.47。传统观点认为,二氧化碳排放量大,会导致气温升高,这成为煤炭被厌弃的关键因素。 美国政府由于对燃煤电厂二氧化碳排放量进行了严苛的规定,导致煤炭行业生存面临更大的挑战。 杜宾斯基称,欧盟正在执行一系列计划,如《欧盟气候变化行动与可再生能源一揽子计划》和《欧盟2050年能源路线图》。这些计划的目的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其中不可避免地要大幅减少煤炭和其他化石能源的消费量。 不同国家待煤态度的分化 世界各国用煤和限煤政策的初衷,基本围绕经济和气候这两个因素。不过,不同国家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偏重的方向有所区别。在近些年的纷纷攘攘中,利弊权衡未果,煤炭消费兴盛的局面却悄然形成。 据法提赫比罗尔介绍,2000年至2010年的10年中,全球煤炭消费量增长了53%,甚至在经济大萧条的2009年,也处于增长状态。2013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在2012年全球经济增长缓慢的情况下,煤炭消费量继续增长。 法提赫比罗尔认为,这背后不是全球一致的行为,经合组织国家和非经合组织国家在对待煤炭的态度上存在明显的分歧。 据了解,经合组织的全称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有34个,都是市场经济国家,包括大部分欧盟成员国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 杜宾斯基说,能源问题是一个三重咒,在能源政策上有三个问题无法回避,一是环保问题,二是市场即竞争力的问题,三是能源安全问题,他们将共同作用于经济发展。各国政府相关决策反映了其对社会、经济和环境方面的综合平衡考虑。 经合组织国家过去10年中电力需求一再增加,但煤炭在发电燃料领域的比重从42%下降到了38%,其市场份额主要被天然气替代。在美国,天然气已迅速替代煤炭成为主要的发电燃料,原因是新型非常规天然气页岩气产量快速增加导致天然气价格大幅下跌。 在非经合组织国家中,煤炭则推动了电力和工业方面的重大改革。据法提赫比罗尔统计,过去10年中,非经合组织国家电力行业的能源需求增长了60%,其中四分之三由煤炭和电力提供,从而使得煤炭使用量倍增。 由于两种不同的发展趋势,非经合组织国家的煤炭使用量已占全球使用总量的70%。 未来的确定与不确定因素 未来呢?美国、欧盟,包括中国的部分地区,都有限煤的政策出台。煤炭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地位将有何变化? 法提赫比罗尔认为,当前全球经济展望仍不容乐观,多数地区经济仍处于停滞或发展缓慢的状态。这将对全球电力行业和工业包括煤炭消费产生巨大的冲击。 美国和欧盟倾向于低碳经济的长远考虑,将不遗余力削减煤炭消费量。根据《欧盟气候变化行动与可再生能源一揽子计划》,预计在2020年,欧盟的一次能源消费量将减少20%,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将提高20%。 欧洲煤炭协会会长斯莫伦认为,根据前几年的经验,某些国家的能源构成很大程度上由经济情况而不是政策决定,除了现有的环境政策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意愿之外,包括欧盟在内的高度工业化的西方国家,很难放弃对煤炭的利用。 杜宾斯基表示,煤炭将一直是欧盟重要的能源,在最近几年中可以看到,放弃使用煤炭比预计中更为困难。尽管在欧盟国家中,煤炭占一次能源生产的比重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是欧盟前几年是通过进口来补充下降的。2010年,欧盟仍为世界第三大煤炭消费区,仅次于中国和美国。到2011年,印度的煤炭消费量略微超过欧盟。 法提赫比罗尔认为,亚洲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将在未来煤炭消费领域占支配地位。在当前形势下,到2020年,非经合组织国家将增加80%的火力发电量,这将使得他们的煤炭消费量占到全球的四分之三。 王显政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由前些年的两位数回落到7%左右,煤炭消费弹性系数由前些年的1.0左右下降到0.4左右,煤炭消费年均增速降至3%左右。初步研究预测,到2020年全国煤炭消费量将达到48亿吨左右。煤炭在中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仍在60%以上。 印度是各方看好的煤炭消费主要增长点。据报道,南非认为印度每年将需要9.5亿吨煤炭来给全国提供电力,而其本地煤炭年产量最高能达到7.5亿吨。南非对其2亿吨的缺口跃跃欲试。 印度尼西亚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卡兹塔纳卡认为,2009年至2035年,印度煤炭需求增量占世界煤炭需求增量的42%。 法提赫比罗尔表示,印度煤炭消费量在2000年至2010年间增长了75%,目前已经是全球第三大煤炭消费国。在缺乏激进政策的前提下,印度的煤炭需求将快速增加,并将在2020年后成为世界最大的煤炭进口国,预计在2035年的时候赶超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煤炭消费国。 从全球来看,煤炭作为能源燃料的前景美好,在发展中国家和富煤国家尤其如此。杜宾斯基说。

尽管煤炭不像其他燃料那么受关注,但截至2010年,煤炭近10年的需求增量几乎等同于天然气、石油、可再生能源以及核能需求增量的总和。即使按照百分比计算,煤炭在10年间的使用量增速也超过了可再生能源,原因是得到了政府的广泛支持。煤炭在全球能源构成中的重要性达到自1971年以来的最高点。煤炭是电力的坚实保障,为新兴经济的快速工业化发展提供能源基础,帮助上亿人提高了生活质量并摆脱能源贫乏的束缚。

全球煤炭交易的变化促进了的提升和对煤炭出口国家的新投资,如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蒙古等国家都开始投资建设煤矿。由于中国进口的煤炭只占国内需求总量的5%,因此中国国内煤炭需求的变化将很容易使中国再次成为煤炭的净出口国,并和那些向中国出口煤炭的地区进行竞争。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导致了煤炭价格的下降,而随着煤炭产能增速在长期规划中大于煤炭需求,中国的煤炭进口量在世界煤炭交易份额中比重将下降。

尽管如此,许多非经合组织国家的电力使用情况仍维持在非常低的比例上,仅为经合组织用电比例的1/5。在中国,人均用电量为经合组织国家的1/3,在印度甚至少于1/10。此外,根据最近印度的电力使用情况,仍有许多工作需要完成已确保新兴经济有可靠、安全的电力供应,发电、电力传输和分配领域需要大量新资金的注入。在中国和印度,这些投资已完善地投入使用,数百个十亿瓦特的火力发电站正在建设当中。

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智库国际能源署的首席经济学家,法提赫比罗尔长期关注世界能源市场格局的变化,他主持编写的《2011世界能源展望》是业界公认的权威的全球能源市场战略分析。

截至2010年的前10年中,全球煤炭使用量增长了53%,甚至在经济萧条较严重的2009年时也处于增长状态,并在2011年和2012年在全球经济增长缓慢的情况下继续保持用量增加。在这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数据后面,隐藏着的是经合组织国家与非经合组织国家之间的分歧。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即使过去10年电力需求一再增加,煤炭在发电领域燃料的比重仍从42%下降到38%,其市场份额由天然气取代。如美国,天然气已迅速取代煤炭成为发电的主要燃料,原因是新型非常规天然气产量的快速增加导致了天然气价格的大幅下跌。而在非经合组织国家中,煤炭则推动了电力和工业方面的重大改革。过去10年间,非经合组织国家电力行业的能源需求量增加了60%,从而使得煤炭使用量加倍。工业的能源使用量已增长约3/5,其中3/4是由煤炭和电力提供的。在中国和印度,火电厂电力产量在10年中分别增长了2500MW,是当今德国用电量的5倍。由于两种不同的发展趋势,非经合组织国家的煤炭使用量占全球用量的70%,而中国的煤炭使用量就占全球用量的50%。

随着世界各国对生态环境的越来越重视,煤炭的走向问题愈发受到关注。那么,在未来一段时期内,煤炭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作用到底是停滞不前还是会全速前进?《中国矿业报》记者带着这个问题近日专访了国际能源署首席经济学家法提赫比罗尔。

记者:

记者:

政府相关决策反映了其对社会、经济和环境方面的综合平衡考虑,而这对未来煤炭的需求模式是至关重要的。全球各国的政府正采取一系列政策应对这一挑战。例如在中国,通过十二五规划,政府正努力发展多样化能源和电力结构,新的核电站正在建设当中,中国在建核电站占世界的一半。中国的可再生能源也发展迅速,包括水能、风能、太阳能和其他新技术。天然气将在能源组合中占更大的比重。目前天然气只占中国发电能源的2%,而西方国家比重是中国的10倍。与此同时,随着更多的高效发电技术将被应用,老旧、小型、低效和高污染发电厂的淘汰,将进一步降低煤炭消耗。还有中国将来的电力利用也将更加高效,最近几年中,已通过提高工业生产效率、使用低耗能电器以应对未来数十年的电力需求。

印度作为新兴经济体和主要的煤炭消费国,其未来煤炭发展和消费情况怎样?

法提赫比罗尔:

法提赫比罗尔:

法提赫比罗尔:

法提赫比罗尔:

记者:

记者:

法提赫比罗尔:

记者:

法提赫比罗尔:

记者:

煤炭对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虽然政府相关政策对煤炭消费有重要的影响,但有一个因素是不变的,那就是亚洲,特别是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将在未来煤炭消费领域中占支配地位。

政府的相关决策对未来煤炭的走势有何影响?

煤炭在过去10年的使用量如何?

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内,煤炭在消费领域的地位如何?

全球各国对能源多样化、利用效率以及洁净煤技术的发展和利用,将会对煤炭发挥作用起到长期而深远的影响。《2011世界能源展望》指出,在当前政策不变的情况下,煤炭使用量将在2035年前提高65%,取代石油而成为全球能源结构中比重最大的燃料。《2011世界能源展望》的中心方案是,各国政府将采取谨慎的政策控制煤炭使用量的增速,即在未来10年内提高煤炭使用量,但将在高出当前使用量25%的阶段时放缓增速。《2011世界能源展望》还预计,政府将采取更强有力的政策,以保证全球温度上涨不超过2%,而煤炭需求将会在2020年达到顶峰后迅速下降。

当前的全球经济形势仍不乐观,多数地区经济仍处于停滞或发展缓慢状态,而这将对全球电力行业和工业,同样包括煤炭消费产生巨大的冲击。尽管如此,我们仍相信,从长远角度来看,非经合组织对能源的需求增长,亦即对煤炭的需求增长将是强有力的。

在当前的政策形势下,我们预计到2020年,非经合组织国家将增加80%的火力发电量,从而使非经合组织国家的煤炭消费量占全球的3/4。而这一发展形势将为数以亿计的人口带来工业的发展、经济的增长和繁荣,并为大部分人提供充足的电力以提高生活质量。

印度是目前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全球第三大煤炭消费国。印度煤炭将在缺乏激进政策改革的前提下快速发展,从而增加煤炭需求。印度煤炭消费量在2000年至2010年间增加了75%,预计在2035年时将提高1倍的消费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煤炭消费国。该国超过60%的煤炭消费增量来源于电力行业,这反映出次大陆巨大的潜在电力需求那里数以亿计的人仍无法得到可靠的电力供应。因此,由于快速增加的国内煤炭需求超过本国煤炭供应,印度将在2020年后随时成为世界最大的煤炭进口国,也就是说,在煤炭领域,印度将可能成为第二个中国。

中国是世界目前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并拥有大量的,煤炭消费占世界消费需求的一半,而在2011年~2015年的十二五规划中,中国将计划减少经济发展的能源用量和碳强度,这将成为影响世界煤炭市场的决定性因素。中国曾长期作为煤炭净出口国,因此在2009年中国突然成为煤炭净进口国后,这一情况对煤炭交易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到2010年,中国的已经是世界第二煤炭进口国韩国的2倍,并接近世界最大煤炭进口国日本的进口量。

中国成为煤炭净进口国后,对世界煤炭交易有何影响?

本文由大奖游戏官方登录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满世界视线看煤炭机遇,南美洲将要煤炭花费

关键词: